原創小說系列《啟源英雄錄:復仇》:《第六章:后羿變,天刀現》


  • 在劍武門幾經討論後,一致決定由劉書憶、邱冬雪、元荒久、秀傲、這四人負責前往天刀門進行傳達,

    其餘人鎮守劍武門,此時在劍武門門口馬車和生活用品已經備齊等待出發,

    「冬雪,這次出門除了讓妳出門走走,更是讓妳好好磨練,知道嗎?」南宮御海在門口整理著邱冬雪的衣裝說,

    「是!叔叔,我會完成任務回來的!」邱冬雪回應著

    「冬雪,將這帶上」陌嘉樺將一個包裹交給了邱冬雪,

    「師傅這是?」邱冬雪歪著頭問,

    「裡面有不少功體和內力訓練相關的文冊,裡面有不少小竅門」陌嘉樺則回應,

    「這些交給我真的可以嗎?師傅會想我嗎?」邱冬雪拉著陌嘉樺的手問,

    「當然會想呀,不過既然妳自願去,本姑娘又有甚麼理由強求妳留下呢?那些冊子多多研究,待這次出去回來後,再來陪妳練功」陌嘉樺回,

    「哪師傅,妳的身體好好保重,冬...冬雪會安全回來噠」邱冬雪緊緊抱著陌嘉樺貌似有些許不捨,

    「冬雪,這次出去回來不知道要經過多少時間,妳要好好增進自己的能力,可別常給荒久和書憶跟秀傲添麻煩,知曉嗎?」南宮御海將一把短劍交給邱冬雪並說,

    「知道了,叔叔這是?」邱冬雪接過短劍問道,

    「此劍名喚『霜玥』是吾親自用『蘭鋼』所造之劍,其鋒利程度可削破巨石,不過必須加以內功輔助才能發揮作用,此劍贈妳可再危機時刻使用,好好收好」南宮御海摸著邱冬雪的臉頰,

    面色不露情緒,但心中的不捨卻在語調中難以掩飾,(冬雪,此行前去沒有兩月是回不來的,妳要好好回到這啊...)南宮御海心想,

    「那叔叔、師傅冬雪準備出發了,請兩位幫我跟各位道別」邱冬雪走上馬車,便鞠躬道別,

    此時的邱冬雪內心並無波瀾,只想趕緊將任務完成並且趕緊回來,殊不知,此行任務,不待過兩月是回不來的,

    「荒久,好好照顧這些後輩們」南宮御海對著元荒久說,

    「放心吧,我就算死也會把他們帶回!」元荒久拍拍胸膛說,

    「那,一路保重」南宮御海語畢並轉身,

    「駕!!」元荒久韁繩一甩,只聞一聲響鼻聲,馬匹跑起所竄起的砂土掩蓋住四人離去的身影......

    「嘉樺,入內休息吧」南宮御海說,

    「不,本姑娘要看著他們離開,直到連煙都看不見為止」陌嘉樺強忍淚水回說,

    「那,吾陪妳一起看吧」兩人看著四人在眼前消失後才慢慢回入內......


    此時在馬車上......

    「冬雪啊,妳看我做的竹蜻蜓!」劉書憶在車上拿出自己手工的玩物和邱冬雪開心得玩著,

    「姐姐好厲害啊!這些都是妳做的?」邱冬雪拿起一個竹蜻蜓問,

    「是啊是啊,我最愛做些小玩具來玩了」劉書憶展示著自己的手作物品,

    「姐姐,我們是不是忘了誰呀」邱冬雪歪著頭問,

    「啊啊啊,秀傲!對了他的存在感很低,現在應該在後面睡覺吧!」劉書憶轉頭看向後座,

    此時的秀傲正呼呼大睡,

    「睡得真甜呢」邱冬雪說著,

    「咕嘻嘻嘻嘻,來稍微惡作劇一下~」劉書憶拿起精緻的綁帶,並往秀傲頭上綁了上去,

    「哈哈哈,好像女孩子啊」邱冬雪竊竊得笑著,「噓噓~可別笑太大聲了,讓他醒來自然就知道了~」劉書憶摀住邱冬雪的嘴巴,

    兩人緩緩轉回頭去,假裝任何事都沒發生,

    「妳們兩傻在做啥,可別欺負秀傲啊」元荒久架著馬說,

    「才沒有呢~對吧冬雪」劉書憶俏皮得回,「對啊對啊,我們很乖」邱冬雪幫腔說哲,「哈哈,真是的,別惡作劇了,拿下來吧」元荒久苦笑著,

    「是~」劉書憶將秀傲頭上的綁帶拿下,

    就這樣四人駕著馬前往天刀門。


    過了一段時間......

    「師叔,我肚子餓了」邱冬雪探出頭對著元荒久說,

    「啊啊,我也正好肚子餓了,在路上跑了一個早晨了,前面有個小村落去看看有沒有吃的吧」元荒久駕著馬車到了馬廄寄放,

    「好了秀傲別睡了,起來!」劉書憶將秀傲拉下馬車,

    「啊?這裡是?」秀傲左盼右看迷迷糊糊得說道,

    「師叔說要吃點東西順便買點可以路上吃得跟喝的啦!別睡了!」劉書憶捏了捏秀傲的臉回,

    「啊啊啊,痛痛痛,我醒了我醒了!」秀傲痛醒後掙脫劉書憶的手往前跑,

    「你們倆小心點啊,這裡人不少,小心走丟」元荒久提醒著,

    「師叔,那裡」邱冬雪拉了拉元荒久的衣袖,元荒久轉頭過去看見一間飯館,

    「行啊,進去吃點東西,你們兩跟上!否則沒得吃!」元荒久喊著秀傲和劉書憶說,

    進入飯館,陣陣香味傳來,尤其酒味更濃,四人找了位子坐下,

    「店小二!」元荒久招招手喚來店小二,

    「大爺,請問要點甚麼呢?」店小二彎下腰問,

    「這裡有沒有上好的白酒?年份越高越好!」元荒久問著,

    「有的大爺,店內有十年白陽酒可要為您送來?」店小二推薦著店內的好酒,

    「那就上上來吧,再炒兩樣青菜、兩斤回鍋肉再來八顆饅頭跟一壺清茶」元荒久向店小二點了幾道菜,

    「好的大爺,這樣二十兩」店小二清點後報清價格,

    「拿去吧~」元荒久翹著腳將銀兩交給店小二,店小二接過錢後便離開,

    「師叔很常來這樣的地方吃飯嗎?」邱冬雪問,

    「很常來啊,飯館的飯菜啊很香的!」元荒久流著口水回應,

    「師叔~我也想喝點小酒~」劉書憶貼著元荒久說,

    「不能,十六都不到還喝」元荒久回應道,

    「切,小氣」劉書憶撇開頭說著,

    「師妹,妳還不到年紀,等等吧」秀傲輕聲說著,

    「切,秀傲都能喝」劉書憶嘟著嘴說,

    「真麻煩啊,一口,只有一口!」元荒久無奈得說著,

    「太好了!」劉書憶瞬間轉為開心的表情,就在四人相談甚歡時,

    「大爺,給您上個菜」店小二將菜酒肉上桌,香氣撲鼻,

    「謝拉!」元荒久感謝道,店小二點點頭便往繼續忙,

    「青菜有白菜跟水蓮呢,挺豐盛的嘛」劉書憶夾起青菜和饅頭便開吃,

    「吃慢點,師叔來喝酒」秀傲倒了一碗酒給元荒久,

    「哦~謝啦」元荒久一口就將酒喝乾,

    「哈姆哈姆......」邱冬雪默默得吃起桌上的菜餚,

    「冬雪吃慢點沒人跟你搶啊」元荒久看著邱冬雪圓滾滾的臉說,

    「噗哈哈哈,冬雪妳臉好圓啊!」劉書憶戳了戳邱冬雪的臉,

    「噗...」秀傲見狀便嗆到,

    「偶偶...偶只是肚子餓!」邱冬雪回,

    四人聊得正開時,此時門口來了幾十名大漢,

    「小二我要包場!讓這人都給老子離開!」其中一名壯漢叫來店小二便對著說,

    「不好意思大爺...這可能不方便」店小二語氣顫抖得回應,

    「蛤?老子我今天帶娘們來這捧場喝酒,竟然不給點面子啊!」壯漢抓起店小二就準備揮拳相向,

    此時元荒久說了一句,「帶幾個女人來就需要包場啊~現在人可挺囂張啊」,大漢放下店小二,便走向元荒久,

    「小子,你別找事啊,再一句就讓你一拳歸天啊!」壯漢用威脅得口吻對著元荒久說,

    「可不是嗎,你這樣可讓其他人不好受啊」元荒久繼續翹著腿、喝著酒回應,

    「呦~這美女倒是不錯哈,你再多管閒事,別怪我不客氣啊!」壯漢走至劉殊異身旁撫摸著臉說,

    「真是不受教啊,還有你可摸錯人嘍」元荒久繼續喝著酒看向劉書憶,只見劉書憶手一推,壯漢被震到後方桌子暈厥過去,

    「臭小子!敢動我們的人!上!」幾十名壯漢襲向元荒久,卻見元荒久仍然喝著酒,不斷閃避攻擊,讓眾人碰也碰不著,

    「這小子還真會躲啊!」,元荒久放下酒杯,一拳揍向壯漢,拳勁之大,竟將後方混混一同震開,

    一拳過後,元荒久直接拿起酒壺並拍了拍肩上的灰塵,

    「呼啊~身形如此壯碩,還那麼不堪打啊~」元荒久笑著調侃,

    「小子有膽別用拳!」又一壯漢揮拳而至,

    元荒久腳一抬再一壓將壯漢踩在腳底,眾人見狀立馬倒退數步,

    「還打嗎~」元荒久眼神飄至其餘混混,

    「這...跑啊!」卻見一眾混混轉身而逃,

    「沒事吧」元荒久拍去店小二的灰塵問,

    「沒...沒事!客官真英雄!感謝大俠救命之恩」店小二拱起手感謝,

    「哎呀,真麻煩,你去給我包一下桌上的菜我要帶走吃」元荒久指著桌上的菜說,

    「是!是!」店小二立馬動起身子,

    「師叔,這樣可以嗎?讓他們逃了」邱冬雪走至元荒久身邊問,

    「可以啦,他們一看就是外地人跟我們一樣,這長時間可不會回來」元荒久回,

    「師叔,酒」秀傲依然保持淡定還繼續斟酒給元荒久,

    「別倒了,拿到車上再喝」元荒久接過碗,喝完後說,

    「大爺,打包好了」店小二將打包好的菜交給元荒久,

    「走吧」元荒久四人回到馬車上,駕馬離開村莊,

    「真討厭,還給他摸了一下!」劉書憶拿著布擦了擦臉碎唸著,

    「誰叫妳那時候還在吃」秀傲微微笑著並吐嘈,

    「肚子很餓嘛!」劉書憶繼續擦著臉並回應,

    「哈姆哈姆!」邱冬雪還在吃著饅頭,

    「冬雪啊!吃太多了啦!留點真的餓了再吃」元荒久提醒著邱冬雪,

    「啊啊,吃太多了嗎?」邱冬雪收起饅頭歪著頭,

    「沒事的,餓了就吃,師叔付錢」秀傲冷靜得說,

    「喂!臭小子!還真當我很有錢啊!」元荒久回應道,

    「噗哈哈~師叔不是挺有錢買酒的嗎~平時都看你抱著酒罈子~」劉書憶吐嘈著,

    「臭丫頭就妳話多」元荒久無奈,就這樣四人在不斷奔波中聊著天,一下子就到了晚上......


    此時的馬車上......

    「小鬼們,下車!別睡了,到客棧了!」元荒久叫著睡著的三人,

    「客棧?啥時候這些路線上有客棧了...」劉書憶揉揉眼睛貌似還沒醒過神,

    「傻了啊,妳根本沒來過!」元荒久敲了一下劉書憶的頭,

    「哎呀!那這裡是哪裡啊」劉書憶被敲後叫了一聲問,

    「由於有馬,路程已經到了五分之一了」秀傲回應,

    「好了別說了,冬雪別走著走著就睡著了」元荒久抱起邱冬雪步步邁向客棧,

    四人到了客棧後,元荒久找了間房間,四人便在裡面打理,

    「這窗怎麼那麼卡啊,這樣怎麼關啊!」劉書憶拉著窗戶想將窗戶關起,

    「姐姐,妳拉反了...」邱冬雪將窗戶反向關起,

    「呃...我當然知道,這是考驗妳!」劉書憶愣了一下並說著,

    「餓了餓了,我去問問店小二還有沒有做菜」秀傲走出房門往樓下走去,

    「欸欸!幫我買點白酒,甜一點的啊!」元荒久說著,

    「知道了」秀傲從樓梯間探出頭回應,語畢便下樓去,

    「他怎麼都不問我們要吃甚麼啊」劉書憶問,

    「秀傲買的份量妳是不知道,他只要買吃的通常可以吃個三四天...」元荒久回應,

    「那...還是別問了」語畢劉書憶拿起劍譜躺在床上研究著,

    「師叔,你也是寒性功體嗎?」邱冬雪小跺腳得跑向元荒久並問,

    「是啊,每套武學都有自己的優缺點,例如冬雪你家所遺傳的功體和武學,是對女性來說最好修練的,但並不代表男性練不起來,

    只是需要更加努力,而我的寒性功體是自修而來,與遺傳的缺點不同的是,我自修的寒性功體沒有像遺傳下來的那麼強大,反正,

    功體除了自修就是遺傳,不然就是傳功,不過傳功建議在十六歲時再傳功,不然龐大的根基和內力一並傳入,量少還沒關係,

    由於要傳的是功體,量多身體沒發展好可能導致傳功不全導致受傷」元荒久解釋著武學上的優劣,

    「沒想到師叔那麼博學」邱冬雪愣了愣說,

    「哈,別以為我只會喝酒,我能當上劍師可要有一定實力啊」元荒久笑了笑回,

    「通常劍師級別的人都必須要學會整套劍行五絕,唯獨從來沒看過師叔用過~」劉書憶調侃道,

    「我那是不習慣啊,雖然會,但是跟我的武器不搭啊!」元荒久回應,

    「師叔的武器我記得是用劍袋背著的十二把劍,但是帶那麼多有甚麼意義嗎?」邱冬雪指著元荒久身旁的劍帶問,

    「我這十二把劍是配合御劍術,所謂御劍術就是能讓自身兵器飛升在天上,再用意念進行操控,出招時通常都從劍上出招,

    而不是像你們所使的劍法是由自身內力所出招,飛劍術則是提前吸收內力,在適當指揮時所放出,通常使用御劍術的人,

    兵器不會少於三把,除非是真正絕頂的高手,而我用十二把劍是因為我能控制的最大量正好是十二把,如果超過容易導致意念失衡,

    會讓御劍術失效,不過也是看個人習慣用多少把就是了」元荒久喝著茶解釋,

    「那我可以學嗎?」邱冬雪雙眼亮了起來並問,

    「當然可以,這本心法有關於飛劍術和意念控制,可以研究看看」元荒久將書本交給了邱冬雪,

    「菜來了」秀傲打開房門將一整堆的食物放在桌上,

    「喂喂喂!多得太扯了吧!」劉書憶看向桌上的食物並驚訝得說,

    「不過都是可以久放的呢」元荒久拿起肉乾咬了一口,

    「畢竟到天刀門還需要五六天的時間,多備點食物也好」秀傲回,

    「還以為你只會打瞌睡,沒想到你還挺能幹的嘛,哈哈」元荒久笑著說,

    「這個是甚麼,好好吃!」邱冬雪吃著從來沒看過的食物說道,

    「啊...那是酒釀梅子」秀傲淡定得說,

    「喂喂冬雪!別吃!小孩子別吃!」劉書憶拿走梅子並看了看邱冬雪的狀況,

    「很好吃的說,欸嘿嘿~」邱冬雪迷迷茫茫得晃著,

    「哎呀,醉了啊」元荒久將邱冬雪抱起並放在床上,

    「好了!趕緊吃吃趕緊睡啦!」元荒久走回位置並坐下,

    「那,我開動了」秀傲拿起雞腿,吃了起來,劉書憶也吃起了饅頭,就這樣一夜安然度過......


    隔日早晨,四人起身繼續動身,奔波了四天終於只剩一天的路程......

    「這早上天氣很不錯」元荒久吹著涼風手提著酒罈駕著馬,

    「師叔,小心前面有人!」邱冬雪指向前方樹林,

    「我知道~不過他們看起來並非善類!」元荒久加快馬速突破人群,

    只見那群人只露出雙眼,其餘的地方都被黑布蓋著,拔出短刀使著輕功追著馬車,

    「還真窮追不捨啊!」元荒久環顧四周也不忘催促馬匹加快,

    此時前方出現更多黑衣人往這殺來,

    「書憶!秀傲!你們兩個把離馬車近的處理掉!」元荒久喊著兩人,

    「知道了」秀傲爬上馬車頂拔出劍,

    「明白!」劉書憶站在了馬車的後端平台,

    黑衣人殺至,兩人立馬和黑衣人纏鬥起來,黑衣人短刀靈敏迅速攻向秀傲,卻被秀傲輕鬆躲過,秀傲一劍擊中黑衣人斃命!

    劉書憶一出劍便是殺招,

    「一個一個殺也太麻煩了吧!劍行五絕.劍耀天行武天下!」只見劉書憶劍一揮劍氣迅速掃蕩周圍黑衣人,

    「怎麼還那麼多」秀傲眼見眾敵難擋,殺招隨即上手,

    「劍行五絕.春雨寒雪嘯九泉!」招式出劍氣如數道游龍輕鬆擊破黑衣人包圍,

    「冬雪,坐好別亂動啊」元荒久駕著馬車快速奔騰,

    不久天刀門就在雙眼能見之處,此時的黑衣人卻在後方停下腳步不追擊,

    「啥情況...」元荒久疑惑,

    「這是怎樣啦!」劉書憶緊張得流起了汗,

    「我們剛剛經過的路好像是在這附近的大宗府,《玄宗府》劇情報,從一年前就處在內戰狀態,只是表面上還在僵持的樣子」秀傲回應著,

    「你還真是甚麼都知道啊」元荒久說,

    「劍武門的情報網可要好好看啊,師叔」秀傲整理著馬車上的物品並說,

    「好了到了,那個...我們是劍武門的人,請求進入天刀門!」元荒久喊著,等了些許時間里內竟無人回應,

    「奇怪是沒人嗎?」劉書憶疑惑,

    「是不歡迎嗎」秀傲環顧著四周,

    「這竹林有點...可怕」邱冬雪緊握著劉書憶的手,

    就在眾人疑惑時大門忽然開啟,

    「諸位,讓你們等待許久,抱歉了」一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一人站至門前,

    此人背著巨刃,臉留著絡腮鬍身著黑色長袍血紅皮甲,棕色短髮臉部有著刀疤且身形高大,另人有著莫名的壓迫感,

    (這大叔的給的壓迫感跟師父的壓迫感完全不一樣啊!你真的長很兇啊!)劉書憶在心裡想著,

    「請問您是?」邱冬雪問,

    「這位就是天刀門的門主,『秀峰人』,刀法精湛可謂是一代豪傑」秀傲回應邱冬雪的疑問,

    「哈,過獎了,各位裡面請」秀峰人指引四人前往居所,途中並無看見任何人,

    「請問一下,你們的人呢?」元荒久問,

    「此處只是居所,現在他們都在後院修練,有時間帶諸位去看看,請坐吧」秀峰人帶大家到達自己的居所後,便請四人坐下,自己前去倒茶,

    「這房間也大得太誇張了吧...」劉書憶四處張望著,

    「諸位請用茶吧」秀峰人將茶端至眾人面前,

    「多謝,請問門主可知道天邪門之事」元荒久接過茶並馬上切入正題,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怎麼了?」秀峰人問,

    「最近在五門附近出沒的厲鬼正是天邪門所為」元荒久回應,

    「此言當真?但是,天邪門已經被滅,為何又再次出現」秀峰人疑惑著,

    「事情是這樣的......」元荒久將天邪門再出的原因,告訴秀峰人,

    「解除五道封印,喚醒千年之妖,我明白了,此事天刀門會盡力協助,不過目前有一燃眉之急需要優先處理」秀峰人指出一件事情,

    「何事,我等會盡力協助」元荒久疑問道,

    「玄宗府是天刀門管轄下最具戰力的一個宗府,一年前府主身亡,正統繼承人即將登位之際,發生叛變,如今如此大的府內便劃分為二,

    我等擔心若玄宗府被叛變者拿下,所以曾經派人前往協助卻被拒絕,他們的意思是說,這件事情他們自己處理,但如今處於僵局,

    這表示后羿山的戰力少了大半,唉」秀峰人嘆,

    「如果我們以江湖人的身分加入,能否可行?」秀傲問,

    「也許可行,請問少年你是?不好意思四人內我只知道一人,正是元荒久先生」秀峰人問向秀傲,「小的名喚秀傲,劍武門門徒」秀傲向秀峰人自我介紹,

    「我是劉書憶,劍武門門徒!」劉書憶介紹著自己,

    「我我我...我是邱冬雪,劍武門門徒,請多多指教」邱冬雪自我介紹,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還請各位協助天刀門,事情完畢後,天刀門必定全力相助!」秀峰人彎下腰感謝著四人,

    「我明白了,就交給我們吧」元荒久拍拍胸膛回,

    就這樣五人在屋內聊著天、討論著,元荒久四人答應了協助,秀峰人也表示會盡力幫助準備抵禦敵人,兩方達成共識,四人便被請至臨時居所,準備著明日出發.....


    究竟玄宗府一事能否順利完成呢,元荒久四人的任務能否在兩個月內處理完呢,敬請期待《第七章:玄宗府,雙方戰》

VooFd緊貼最新話題No.1最自由討論區,無需註冊Google賬號一鍵登入!我們重視用戶私隱,更不追蹤出賣會員資料,擁有隨時一鍵刪除帳號權利,讓您自由自在暢所欲言無所顧慮。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
重要聲明:VooFd (“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VooFd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