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系列《啟源英雄錄:復仇》:《第七章:玄宗府,雙方戰》


  • 在答應了秀峰人的要求後,四人隔日準備出發到玄宗府,

    「東西準備準備,出發了!」元荒久催促著,

    「準備是準備好了,但是要從哪裡進到玄宗府?如果我們跑錯陣營被圍殺的機率很大」秀傲疑惑著,

    「這我已經問過了,那個大叔說了,往天刀門的正對面走去,腳程約十五分鐘會看到一面牆,屆時往右方走去就是正派領地」劉書憶整理完衣物便從更衣間走出說,

    「真有妳的啊丫頭」元荒久回,

    「冬雪好了嗎?該走了」秀傲哪起行囊便往樓下走去,

    「我好了!」邱冬雪快步跟下樓去,四人整裝待發便從天刀門正門走出,

    「出發吧」元荒久語畢四人往前走去。


    經過了十五分鐘四人看見了那道牆......

    「接下來往右走,然後再找大門」劉書憶指向右方說,

    「行,走吧」元荒久三人跟著劉書憶的指揮前去,

    「這上面都是刀痕...」秀傲邊走邊看著牆上留下的刀痕,

    「這表示,如果進去後,免不了雙方可能有一戰啊」元荒久說,

    「是這裡嗎?」邱冬雪指著一道古銅大門問,

    「哦~沒想到挺快的嘛,這應該就是了」劉書憶輕輕敲了敲古銅門,大門隨即開啟,

    隨著大門的開啟一道刀氣襲向劉書憶,元荒久即刻提劍揮出劍氣向前阻擋輕易將刀氣擊毀,

    「哇靠,這裡人都那麼野蠻的嗎!」元荒久吐嘈著,

    「何人,報上名來」一男人從門內走出,此人散著黑髮衣著黑衣,手持長刀面無表情得說,

    「該怎麼說,我們是來協助你們府主的,這樣說行嗎?」元荒久回應著,

    「是輔助那些逆賊還是我們正統勢力的府主?」男人問,

    「正統勢力府主是否名喚『天羽時』?如果是,那我們的確是來幫忙的」秀傲回應男人的問題,

    「......四位,請進吧」男人沉默了一下並往門內示意眾人進入,四人跟著男人往內部走去,

    「那個那個,你叫甚麼名字啊大哥?大叔?」邱冬雪歪著頭問,

    「我名叫『霍修鷽』府內將領之一」男人報上名後打開一道木門,

    走入內後只見有近萬人身著重甲的也有身著布衣和皮甲,手持各種兵器,彷彿隨時準備開戰一樣,目光注視著四人,

    「哇哇,這人數,有夠多」元荒久看到人數如此龐大的軍勢嚇了一跳,

    「這些大多是后羿山的群俠看不慣有逆賊為亂而來協助抗敵,不過那些逆賊人數也不少,為惡者多支持他們,今日午後勢必會有一場大戰了吧」霍修鷽將四人帶至涼亭等待,

    「你們先在這裡等等吧,府主跟府師馬上就出來了」霍修鷽語畢便往大軍內走去,

    「府主我明白,但府師是?」劉書憶疑惑,

    「應該是類似軍師那類的吧」秀傲猜測道,

    「師叔你看,那個人身上好華麗喔」邱冬雪指向遠處走來的男人,此人身著銀甲,鎧甲上血紅的紋路和裝飾更顯威武,

    男人快步走到四人面前,彎下腰向眾人問好,

    「感謝各位到來支援,我是此府府將『羽光將』,府主傳話,請各位再稍加等候」語畢,羽光將與四人同坐一桌,

    「我想請問,這場抗爭持續了多久?」秀傲問向羽光將,

    「明爭暗鬥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前幾日才正式浮上檯面,目前的局勢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為首者貌似為老前輩『藍霞君』但府主不相信」羽光將回應,

    「沒有坐下談過嗎」秀傲問,

    「曾經有過,但對方很表明了要取下府主的位置,而且,淨做些不可見人的勾當,我們不能讓玄宗府百年的基業毀在那些叛徒身上!」羽光將略顯激動得說著,

    「嘛嘛,別那麼激動,光將」和善的聲音傳入耳中,一名男子身著華袍身上的飾品樸俗卻又耀眼,黑髮綁著馬尾腰掛著佩刀,

    行為舉止輕如鴻毛氣勢卻如泰山之勢在無意間威壓眾人,

    「啊...府主」見男子走來羽光將馬上起身鞠躬,

    「不必多禮,四位貴客今日前來是否是來協助孤的呢?」天羽時問,

    「正是,我等是前來協助貴府抵抗逆賊,還請府主讓我等參與一戰」元荒久站起身回應著,

    「這傢伙就是玄宗府的府主天羽時?根基果然深厚」劉書憶悄悄對著秀傲說,

    「高是高,但比起門主,似乎還差得遠」秀傲悄悄回應,

    「有人願意協助孤,孤也不好拒絕,還請各位能協助孤奪回失土」天羽時回應元荒久,

    「當然,這是我等的榮幸」元荒久說著,

    「話說這位少年,行為舉止都很成熟,敢問今年歲數?」天羽時問向秀傲,

    「小的今年十七」秀傲回應,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穩重之態,將來必成大事」天羽時讚賞得點點頭,

    「府主言重了」秀傲回應,

    「今日午時將會在中央據點進行突破,話說這小姑娘,不能上戰場吧」天羽時欲講解戰事眼角瞄到邱冬雪並問,

    「確實,請問可以讓這娃兒在此暫休嗎?」元荒久抱起邱冬雪並問,

    「當然可以,為了保障弱勢者,會有專門的警備軍來駐守」天羽時回應著,

    「師叔,你要把我丟在這裡嗎?」邱冬雪拉拉元荒久的衣袖問,

    「我們很快回來,這段時間妳要負責保護這裡的傷者和孩子們,妳辦得到嗎?」元荒久安撫著邱冬雪,「當然!交給我!」邱冬雪點點頭幹勁十足得回應著,

    「那還請府主繼續講解」秀傲說,

    「中央據點是我們經過多日都無法拿下的一個點,中央據點其實只是戰術上的說法,之前是府內的中央大廳,範圍很大,兩軍交戰時空隙是非常多的,還請三位隨著後軍協助填補空隙...」天羽時繼續講解著戰術,

    「我方能力強大的人手有誰?」秀傲問,

    「目前孤之下根基最為深厚的莫過於府師『秋十祿』和府將『炎燁』怎麼了?」天羽時回應哲著,

    「能否見見這兩位?」秀傲問,

    「目前兩位都不在,不過在戰場上是能看見」天羽時說著,

    「看來兩位都是不隨著命令行事的呢,話說那位府師不是說要出來嗎?」劉書憶問向羽光將問著,

    「是的,但是現在還沒看到人,貌似是去整備待會的突襲行動了」羽光將回應劉書憶的問題,

    「快接近午後了」元荒久望向天空說,

    「該出軍了」天羽時起身走向高台,順時原本吵雜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

    「諸位英雄豪傑!今日前來支援孤,孤甚是感謝,今日我們勢必要奪下中央據點,奪下了中央據點就能為未來的戰鬥做足準備,若是這次無法拿下,敵方將會加強中央據點的防禦,

    屆時我們將難以攻下!諸位豪傑們!隨孤拿下此點!光復玄宗府昔日強盛!守護武林守護百姓!」天羽時拔出長刀舉向空中玲瓏般水藍的刀刃和純金的護手配上純黑的刀柄更顯威風,

    「跟隨府主拿下據點!」「兄弟們別讓府主失望!」「拿下據點!」順時台下眾人發出歡呼聲,

    「此人的凝聚之心果然強大」秀傲看向四周歡呼的眾人並說著,

    「確實,這也是有人肯跟隨他的原因,讓人很是敬佩」元荒久讚嘆得說,

    「走了!你們別坐了!」劉書憶插著腰說,

    「我都忘了我們也要參戰,對了禁止使用劍武門的武學,別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元荒久語畢頭上戴上了斗笠身掛著黑色披風,

    「知道了,但是秀傲只會劍武門的武學欸」劉書憶望向秀傲說,

    「妳不也是嗎」秀傲回應著,

    「我還有秘密絕招!」劉書憶自信得說,

    「我是真的沒招了喔」秀傲微微笑了笑並說,

    「眾軍!出發!」羽光將拔出斬馬刀指向前方,只見千軍快步走向中央據點,

    「這裡離中央據點有多少路程?」秀傲問,

    「三十分鐘的路程照這速度」羽光將回應,

    「明白了」秀傲點了點頭並環顧四周。


    在眾軍行走三十分鐘左右,終於見到了中央據點的防禦姿態...

    「哇,這要殺進去似乎要犧牲不少人吧」劉書憶驚訝得看著眼前碩大的建築,

    「確實要不少人,但我們必須拿下,就算對面是我們的十倍」羽光將說著,

    「眾軍!成攻擊陣型!」天羽時一聲令下,持盾者抵擋在前,持長槍者緊隨在後,持刀劍者散開行動,持弓弩者拉弓待發,

    「殺!」天羽時見陣法已擺至,命令眾軍往前衝殺,

    「殺啦!!」「衝!」眾軍隨著陣型快速向前,此時箭雨忽然降至,

    敵軍攻勢迅速殺至,但眾軍卻堅守陣型,敵軍見箭雨無用開城殺出,順時兩方戰至一起,

    「這群人是傻了嗎」秀傲走向敵軍,卻並無拔出劍來,敵人兵器將至,

    「呀......喝!」只見秀傲忽然近身拳掌連環擊出,無窮無盡之掌如流水行雲,

    「哦~原來是用掌喔!秀傲很行嘛!」劉書憶面對人數壓制仍然毫無懼色,拔劍而出,頓時劍氣瀰漫,

    「區區小丫頭看我怎麼收拾妳!」敵軍劍刃將至,

    「劍繪!山河如畫!」卻劍劉書憶劍一揮,敵眾之血瞬時將無形的畫布染紅,

    「那不是駱雅的劍繪?妳怎麼會啊」元荒久驚訝得看向劉書憶,

    「嘻嘻嘻,偷偷學的,也只會這招而已」劉書憶劍擋敵眾,邊回應,

    「那,我也該拉拉筋骨了」元荒久扭扭脖子折折手,轉頭看向敵軍盾陣,微微笑了一下,瞬間瞬至敵軍盾陣前方,

    「寒影十二劍!出!」元荒久手一揮寒影十二劍竄地而出攻向盾陣,瞬間盾陣瞬時出現破口,

    眾軍瞬間突破盾陣,就在眾人衝殺之際,一男從敵陣中殺出,瞬間滅殺數十名戰士,

    此人手持紫柄黑刃長刀,邪光四照,頭戴金絲黑龍冠,身著金龍黑鳳衣,刀法剛柔並施令眾人難以接近,

    「請對面的戰士們奮力殺向為將,勢必讓為將玩得盡興」男子刀一揮氣勁直攻元荒久,

    「小心!」羽光將瞬間衝至元荒久前方,刀一揮立即擋下刀氣,

    「做甚麼啊,你不必擔心我擋得下啦」元荒久說著,

    「你沒發現對方絲毫沒有任何內氣在體外散發嗎」羽光將問道,

    「經你這麼一說,我的確感覺不到他的內氣」元荒久回道,

    「這代表,此人剛剛揮的氣勁只是餘勁,他已經將內氣壓縮在自己下幾步的攻擊內了」羽光將緊握刀柄備戰,

    「那麼狠?!這誰啊」元荒久見羽光將神情凝重,也凝神待戰,

    「此次防守此處的敵將『趙志永』他的攻擊亂無章法卻又招行有序,等等注意點」羽光將說著,

    「兩個打一個,可不公平呢」趙志永手指一彈,刀氣忽然襲向二人,

    「呀喝!」元荒久寒影十二劍阻擋刀氣,羽光將斬馬刀瞬間攻向趙志永,

    只見趙志永絲毫不慌,手一抬看似輕盈的一刀卻宛若泰山之勢威壓羽光將,

    「真難纏...」羽光將擋下攻勢並奮力一推將趙志永的刀推開,

    「喝!」元荒久見狀寒影十二劍隨即攻向趙志永,趙志永閃避不及輕傷手臂,

    「哦~這御劍術真是出神入化」趙志永舔了舔手臂上的鮮血,淺淺笑道,

    忽然一陣殺聲從敵後傳來,敵軍後方忽然出現龍形旗幟,此時敵軍陣腳一亂另正面部隊直殺防線,

    「那是?」元荒久疑惑道,「是龍形旗,龍形旗是我們的旗幟,這代表!」羽光將看向龍形旗的方向,

    「冷刀一斬現血芒,刃鋒無情人無恨」一人在龍形旗前突破敵陣,深藍的頭髮綁著馬尾,手中拿著與傳統長刀不同樣貌的長刀,身著藍衣裝飾眼見無數,

    純黑的披風,沉著的聲調,卻時時帶著殺氣,

    「哇,這誰啊,殺氣騰騰的」劉書憶看向旗幟方向,

    「是『秋十祿』我們府內的府師」羽光將回應著,

    「蛤?又來掃興?每次你出來都沒好事!」趙志永手一揮敵軍立即繞道而逃,眾軍欲追擊卻被秋十祿擋下,

    「不用追了,如此明顯的詐敗,看來那群逆賊的計謀確實十分拙劣」秋十祿輕鬆得說,

    「府師大人,府主在屋內等您」一名將士奔來,指向眾軍後方的帳篷,

    「嗯,還請府將跟隨」秋十祿示意羽光將跟隨,

    「每次都要我陪喔」羽光將說著,

    「嗯?」秋十祿斜眼一看,

    「好好,請」羽光將示意到眼神並跟著秋十祿走往帳篷,

    「啥情況」劉書憶歪著頭疑惑,

    「三位大俠,也請移駕至屋內」霍修鷽請三人也一同前往,

    「明白了」秀傲拍拍身上的灰塵,三人也一同往帳篷走去。


    帳篷內......

    「經過炎燁部隊的搜查結果,目前他們的總兵力是我們的十五倍,如今佔領的地方幾乎都是易守難攻,今天放棄這個據點,也許只是為了讓我們有喘息的空間」秋十祿在帳棚內報告,

    「那炎燁呢?這次人在哪?」天羽時問,

    「他目前貌似還在敵後觀察著」秋十祿回應著,

    「也行,話說最近對面多了不少陌生面孔,每個根基都不算差,這到底是?」天羽時思考著,

    「貌似是非法組織出動的人力,根據探子的報告,貌似非法組織都直接加入了他們」秋十祿說出調查的結果,

    「難怪人數那麼多...」羽光將說著,

    「如今開戰後已經過了十日,對面還沒有任何主動攻擊的跡象,這到底是?」天羽時問,

    「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消息」秋十祿回應,

    「呃...那個...」劉書憶默默在門口說,

    「啊,三位大俠請進」天羽時請三人坐在椅子上,

    「這三位是?」秋十祿問,

    「這三人是今日剛加入的,剛才在戰場上你應該也看到了,這三人的實力確實不凡,是可以依靠的戰友」天羽時回應著,

    「請府師大人多多指教」秀傲拱起手說,

    「多多指教!」劉書憶也拱起手說,

    「還請讓我等盡力協助」元荒久鞠躬說道,

    「客氣了,為師還要請三位多多協助」秋十祿鞠躬回禮,

    「報!東方、南方出現數千名敵軍,北方、西方各出現一人」一人衝入帳篷報告,

    「嗯?備戰!」霍修鷽提起長刀走出帳篷,

    「看來要請三位幫忙了」秋十祿說,

    「儘管要求!」元荒久回應道,

    「那麻煩三位...」秋十祿開始擬定計策......


    計策擬定完後的北方......

    元荒久、秀傲、劉書憶擋關,對面一人走來根基深至元荒久都感到沉重,

    「好深厚的根基...」元荒久訝異此人根基深厚,

    「這我們真的打得過嗎...」劉書憶默默往後退,

    「奮力一戰吧」秀傲眼冒紅光,殺氣瀰漫,三人即將對上的神祕之人究竟強至甚麼程度...


    元荒久三人此次遇到強敵究竟能不能安然而退呢?究竟玄宗府還會有甚麼風波呢?敬請期待《第八章:生死路,戰端起》

VooFd緊貼最新話題No.1最自由討論區,無需註冊Google賬號一鍵登入!我們重視用戶私隱,更不追蹤出賣會員資料,擁有隨時一鍵刪除帳號權利,讓您自由自在暢所欲言無所顧慮。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
重要聲明:VooFd (“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VooFd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