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系列《啟源英雄錄:復仇》:《第八章:生死路,戰端起》


  • 元荒久、秀傲、劉書憶固守北方戰線,只見一人走來......

    「只有他一個人嗎?」秀傲看向此人疑惑著,

    「就算只有一人,但那強大的根基...」劉書憶手微微顫抖拔出霜雷劍準備應戰,

    「你們兩給我跟緊點」元荒久雙指一劃寒影十二劍瞬間出鞘,此時敵人越走越近,漸漸看清對方長相,

    此人身形臃腫腳步卻十分靈活,身著綠袍青衣,頭戴青絲冠,快步走向三人便說到,

    「老夫『壽全堂』特來取爾等之命...」語畢拳掌乎出,

    「退遠點去!」元荒久見狀立即將秀傲、劉書憶兩人推至後方,寒影十二劍立即上前擋下攻勢,碰!劍掌相接元荒久竟略遜一籌,

    「喂喂...看起來那麼大隻怎麼速度就那麼快啊...」元荒久驚訝,

    「劍行五絕.風鳴秋雨劍迴鋒!」秀傲見狀迅速持劍攻向壽全堂,

    「哦,美妙的奇襲~但...對老夫而言不過雕蟲小技!」只見壽全堂腳一抬在地面上一踏,裂石阻斷秀傲劍招,

    「切...可惡」秀傲迴身閃過下陷的地面,

    「只注意小孩子可不好啊!老頭!」元荒久劍出奇招寒影十二劍灌入地底,從壽全堂背後竄出欲從背後攻擊,

    卻見壽全堂雙掌運使大地之氣,雙掌一拍,寒影十二劍劍招自亂,便回到元荒久身邊,

    「難纏的傢伙...」元荒久雙指再運寒影十二劍,寒霜之氣纏繞四方,

    「齁齁,要出招了嗎~娃兒!」壽全堂見狀,掌勁一運,卻似無攻無勁之招,拳掌交替擺動,看似無招確有磅礡之力,

    「寒光四劍.霜雪纏影!」元荒久寒霜之劍攻向壽全堂,路經之處遍地霜雪,就在劍尖即將碰到壽全堂之時!

    「樂可拳.一拳樂掌!」壽全堂蓄招順出,快速抵擋寒霜劍氣,快招前攻竟逼得元荒久退無可退,

    壽全堂見元荒久擋無可擋蓄掌用力一震,將元荒久擊退數步

    「呃啊...」元荒久口吐鮮血,

    「師叔!」劉書憶和秀傲躍至元荒久前方欲抵擋壽全堂,卻見壽全堂拳掌再出,直攻兩人,

    「劍行五絕.風鳴秋雨劍迴鋒!」兩人瞬間運使劍行五絕,攻向壽全堂,

    「無知小輩,太年輕嘍!」壽全堂一掌擋一劍,雙掌抵雙劍,輕輕一推,輕易震退兩人,

    「這老頭不好惹...」秀傲說道,

    「要先撤退嗎?師叔」劉書憶問,

    「如果我們退了,也沒多少人可以擋下這傢伙」元荒久站起身,寒影十二劍再出,劉書憶、秀傲兩人見狀隨即跟上前去,

    經過一陣纏鬥,三人合攻壽全堂只見壽全堂未添傷勢,三人卻傷痕累累,

    「你們兩個,回去搬救兵」元荒久說著,

    「那師叔你....」「快去!」劉書憶欲說卻被元荒久打斷,

    「是...」劉書憶低著頭回,

    「秀傲,顧好劉書憶」元荒久看相秀傲說,

    「明白了」秀傲拎起劉書憶快步跑離戰場,

    「哦~兩個小傢伙走了,憑你一人,怎麼擋得住老夫呢」壽全堂說,

    「光是顧那兩個,就夠累了,現在沒了兩個負擔,我總算是可以好好打一架了...」元荒久收回寒影十二劍,喚出單劍,寒霜之氣籠罩四方,

    「哦,小子好本事,來,讓老夫看看,年輕人能做到何種地步!」壽全堂手掌向前一勾,挑釁著,

    「劍行五絕...萬雪青煙舞鳳鳴!」招式出,強悍劍招直攻壽全堂,

    「樂可拳.無我絕樂!」壽全堂拳掌蘊含無匹之力攻向元荒久,

    就在元荒久劍招將和壽全堂相擊之時!元荒久迴身避開便繞至壽全堂背後,

    「蛤?!怎麼可能!」在壽全堂驚訝之際!

    「喝!!!!!!!寒光四劍!寒影無雙戰九龍!」元荒久趁隙出招,寒影四劍最終式,冰龍纏繞壽全堂周身,寒影十二劍忽然出現在周身,

    「小子你...!壽全堂訝異此人戰術,語未畢,

    只見元荒久雙指一彈,冰龍襲身,寒影十二劍絞殺,招式畢,壽全堂傷痕累累、鮮血直流,但卻又站起身子「小子...這樣就想殺了老夫嗎...」,

    「怎麼可能...噗啊...」(可惡...剛才收起招式迴避時內勁回衝到體內...)元荒久吐出鮮血,身體漸漸感到不支,壽全堂見狀,拳掌隨即攻向元荒久,

    元荒久氣力將盡,憑藉殘餘的體力迴避攻勢,但卻不敵體力的消耗,被拳掌攻至節節敗退...

    「啊...」元荒久倒地不起,

    「死吧!」壽全堂重拳即將打向元荒久之時,忽然一道指氣襲來,

    「啊?!」壽全堂單掌欲擋下攻勢,竟被震飛數步,

    「誰!」壽全堂驚愕得看向來者,

    「我...秀傲」秀傲緩步走來,眼冒紅光殺氣瀰漫四方,

    「小子...是來讓老夫虐殺的嗎,哈哈哈哈」壽全堂見此人,大聲笑著,

    「秀傲...我不是叫你...」元荒久指著秀傲欲說,

    「我自己先出來了」秀傲雙指一揮,磅礡指氣襲向壽全堂,

    「哈哈哈,換了個招式就能....!呃啊!」壽全堂稍微大意竟又被擊退數步,

    「小子...逼老夫殺了你是吧...」壽全堂收納大地之氣、悍掌之能,形成強力掌氣,

    「鬥氣消樂!」湃然一掌擊出,秀傲竟是不閃不避,雙指運使毀滅之能,

    「天封指法.二指滅途!」秀傲雙指一揮招式出,竟將壽全堂招式化消並將左手打下,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壽全堂緊握左臂倒在地面上往後爬,

    「死吧」秀傲雙指將出之際,一道紅光將壽全堂帶走,

    「啊...走了」秀傲見狀收起招式,並閉上雙眼倒在地面,

    「秀傲...」元荒久緩緩站起身,用了僅存的力氣扶起秀傲,此時兵馬來到,將兩人接回......


    此時的西方......

    由羽光將、霍修鷽一擋敵軍,對面一人迅速攻向兩人,

    還沒看到長相,隨即刀刃揮向霍修鷽,霍修鷽將攻勢擋下,此時才看到敵方,

    並自我介紹,「東疏齊...特來取兩人首級...」語畢此人短刀快速攻擊,

    使得霍修鷽難擋攻勢,羽光將見狀隨即上前阻擋,

    「難得看到短刀的敵人,你短刀使得不錯嘛」羽光將斬馬刀攻向東疏齊,兩人刀速快如閃電,

    「殺你...綽綽有餘」東疏齊短刀奇招出,刀刃竟彈出刀柄,化作無數飛刃背襲羽光將,

    「小心!」霍修鷽提刀至羽光將擋下攻勢,

    「多謝啦!」羽光將震退東疏齊便快速攻至,兩人攻勢強悍卻傷害不到對方,

    「難纏的傢伙...」羽光將快步退後,

    「你也同樣」東疏齊也往後退步回,

    「哇...這是不是沒我的事啊」霍修鷽問,

    「是」羽光將、東疏齊兩人同時回應,

    「你到底是站哪邊的...」霍修鷽無奈得說著,

    「他在試探我」羽光將悄悄說,

    「原來如此,那怎麼不試探我」霍修鷽歪著頭問,

    「誰知道啊...」羽光將欲向前再攻,

    「不打了」東疏齊收起兵器,緩步走回,

    「喂,為什麼不打」霍修鷽叫道,

    「沒有原因」東疏齊回應並收起手中短刀,

    「為何要去幫助『藍霞君』他做的事不是錯的嗎?」羽光將問,

    「我們只是信念不同罷了,沒有誰對誰錯吧?」東疏齊語畢,緩步離開戰場......

    「信念...嗎」羽光將收起兵器輕聲說,

    「好了,守住了,回去吧!」霍修鷽說道,兩人便快步走回本營......


    此時的本營......

    「報!北方兩名傷者已帶回!並治療完畢」一名大夫奔至營區說,

    「師叔?秀傲!」劉書憶聞聲,隨即奔往,

    「啊,書憶啊,看來妳沒甚麼大礙,太好了」元荒久見劉書憶到場,並說道,

    「你們兩個怎麼傷成這樣?」劉書憶問向兩人,

    「對方實力比想像中強悍呢」元荒久回應著,

    「不過他斷了一臂」秀傲說著,

    「甚麼?誰做的啊,那麼厲害」劉書憶驚訝問,

    「......」秀傲靜靜不說話,

    「現在不說話的那個」元荒久指著秀傲,

    「秀傲?你原來那麼厲害嗎?」劉書憶疑惑,

    「哈,我可是妳師兄,能不厲害嗎」秀傲輕笑著回應,

    「我以為你只有腦袋能用而已嘛」劉書憶說,

    「...」秀傲聽到,馬上閉上眼裝睡,

    「哈哈,讓我們好好休息吧,書憶,先去看看冬雪」元荒久笑著躺平,

    「知道了~你們好好休息啊」劉書憶緩步離開......


    此時的邱冬雪......

    「好無聊...」邱冬雪吃著糖並說著,

    「冬雪姐姐!陪我玩!」一名女娃拿著藤球走向邱冬雪說,

    「好啊」邱冬雪拿起藤球與孩子們玩耍,

    「冬雪,我回來了」劉書憶走進院子說,

    「書憶姐姐!師叔跟師兄呢?」邱冬雪問著,

    「他們還在處理事情,可能要一段時間喔」劉書憶摸了摸邱冬雪的頭回,

    「知道了,會乖乖等他們回來的」邱冬雪點了點頭,

    「剛剛在玩甚麼呢?」劉書憶看向四周的孩子們,

    「在跟他們玩藤球,但是還是想練練劍呢」邱冬雪回,

    「這裡不方便練劍吧」劉書憶環顧四周狹小的環境,

    「是啊,對了!書憶姐姐可以說故事給我聽嗎?」秋冬雪拉了拉劉書憶的袖子問,

    「是可以啊,那我就講講所謂《十境》吧!」劉書憶回道,

    「十境?」秋冬雪歪著頭疑惑道,

    「我來慢慢講,所謂十境就是這塊土地上的異界加上主界的稱呼,我們所在的地方就是十境裡的主界《北荒》,

    其他的還有《中原》、《苗疆》、《天道》、《魔境》、《佛境》、《妖道》、《仙界》、《海界》、《靈界》這九境,

    中原、苗疆、天道,佛境都屬於主界,就是不需要通過結界或祭壇就可以到達的地方,要使用結界或是祭壇的有魔境、妖道、仙界、海界、靈界這五界,

    不過還有十境之外的地方,例如《東瀛》之類的,就差不多是這樣,我還不是很清楚,哈哈哈,我最知道的就是中原在我們的北方」劉書憶仔細地說明,

    「原來還有那麼多地方啊,書憶姐姐好厲害!」邱冬雪驚訝劉書憶學問淵博,

    「還好啦,只不過我都沒去過,哈哈」劉書憶笑著說著,

    「那我們以後一起去中原看看!」邱冬雪說,

    「當然可以啊,等到我們能好好照顧自己時,就可以四處晃晃了」劉書憶回,就這樣兩人在院子裡聊了不少對將來的期待,

    此時一名壯士走入院子,「書憶姑娘,請至前線做準備」壯士向劉書憶說,

    「我知道了,冬雪,好好在這等我喔」劉書憶摸了摸邱冬雪的頭說,

    「了解了,我會乖乖等待的」邱冬雪笑著回道,劉書憶點了點頭,轉身走出院子。


    此時劉書憶走至前線營區......

    「發生了甚麼事嗎?」劉書憶向天羽時問,

    「目前敵方都沒有任何動作,所以我們組織一組人馬去查探訊息,不過,經過了六個時辰,還未收到任何消息,也沒任何人回報,

    之前請他們三個時辰內回報,但都沒人回來,我想再組一支人馬找回他們,能麻煩劉書憶姑娘領兵進行搜索嗎?」天羽時說著情況,

    「其他府將呢?應該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吧?」劉書憶疑惑著,

    「其餘人馬正在準備進攻和防禦工作,目前此處有能力之人,莫過於妳了」天羽時回道,

    「好,我明白了,我領五十人前去,速去速回,若我等無法在三個時辰內回來,麻煩府主,領千名援軍前來」劉書憶以防萬一並建議,

    「明白,路上小心」天羽時回道,劉書憶衣袖一揮立馬領五十人出發。


    此時劉書憶領兵前往搜查處......

    「應該就是這裡了,分散至二十米內進行搜查」劉書憶手一揮,眾人馬上分散進行搜查,

    (如果是在此處失蹤,那可能有兩種原因,

    第一,此處離敵方陣地僅差不到四個時辰的腳程,雖不在府內,但雙方戰事早已沿至各江湖內,以府內中央為交界,此處,已經是敵方所在之處...也許早被殲滅,

    第二,如果不是被滅就是被俘虜,或是用來引誘援軍前來,意思是......)劉書憶心想,發覺事態不對,往回頭一看,

    「殺!!!!!!」此時敵軍殺至,

    「集合!」劉書憶立馬喊,眾人圍成一團卻見敵方人數眾多,

    「怎...怎...怎麼辦!」眾人看到敵軍人數,手顫抖得說,

    「慌甚麼,好好應敵!」劉書憶拔劍走向前,

    「姑娘好骨氣,不過,妳也要隨同他們,一同死在此處!」一人從陣中殺出攻向劉書憶,劉書憶見狀抵劍擋下,

    「短刀...」劉書憶擋住攻勢並看向對方,

    「東疏齊...勢要斬殺諸位...」短刀快攻另劉書憶抵擋不下,刀刃劃過腹部,

    「嗯...」劉書憶腹部微微透出血色,

    「殺」東疏齊手一揮,

    「殺!!!!」眾敵軍馬上向前衝殺!劉書憶等人寡不敵眾,節節敗退,就在眾人抵擋不下敵軍攻擊之時一道橙光降至眾人眼前,

    一男子走出腳一踏萬火燃燒,擊退圍殺敵眾!「吾只去四處探查了幾天,就能發生這種事?」此人語畢熊熊烈火燃燒.....


    究竟前來之人究竟是誰?劉書憶等人是否能安然脫生?內戰要持續多久呢?請期待啟源英雄錄:復仇《第九章:燎原火,戰火沿》

VooFd緊貼最新話題No.1最自由討論區,無需註冊Google賬號一鍵登入!我們重視用戶私隱,更不追蹤出賣會員資料,擁有隨時一鍵刪除帳號權利,讓您自由自在暢所欲言無所顧慮。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 私隱政策
重要聲明:VooFd (“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VooFd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